互联网+医院往哪走,仅仅就是网上挂号预约?

时间:2016-07-08 14:52:03 来源:嘉兴在线 有0人参与

更多

放眼时代发展趋势,大数据、云计算已成为引领各行业发展的重要抓手。其中,医疗领域众望所归地成了“弄潮儿”。去年以来,国务院相继出台了促进云计算大数据发展、推进“互联网+”行动指导意见等众多意见。6月24日,国务院办公厅又重磅发布了《关于促进和规范健康医疗大数据应用发展的指导意见》,要求以保障全体人民健康为出发点,规范和推动政府健康医疗信息系统和公众健康医疗数据互联融合开放共享。

一时间,互联网医院这一新型业态在大江南北如雨后春笋般不断涌现,大有蓬勃发展之态势。但是,与所有新兴事物一样,与巨大前景“如影随形”的,还有互联网医院在发展路上必须面对的挑战。如何将医疗、医药、保险等产业链各节点以及线上线下更有效地融合,成为行业面临的新问题。喧哗过后,如何将移动健康的梦想真正照进现实?互联网医院的发展之路,究竟应该如何走?这些都成为眼下亟待探讨和深思的话题。

“互联网+医疗”时代和网上三甲医院

上个月24日至26日,首届国际互联网医疗大会暨中国互联网医疗健康产业联盟成立大会在桐乡乌镇召开。在这块“互联网创新试验田”上应运而生的乌镇互联网医院,凭借出色的成绩再度成为人们目光的聚焦点。

众所周知,“看病难”问题的根源在于医疗资源配置的不均衡。在我国,占医疗机构总数8%的三级医院承担了全国46%的门诊量,长期处于“战时状态”,数量庞大的基层医疗机构却“门可罗雀”。近几年,国家一直在大力推行分级诊疗,希望通过这种办法解决老百姓看病难、看病贵问题。建立分级诊疗制度,已成为合理配置医疗资源、促进基本医疗卫生服务均等化的重要举措。

但是,传统的线下推行分级诊疗却一再遭遇“落地难”。大医院尤其是三甲医院的“招牌”对市民吸引力依旧极大。那么,在现有条件之下,如何对医疗资源进行优化配置,并实现系统性解决医疗体系问题的突破?除了自上而下的传统医疗改革外,互联网的深度介入提供了另一种思路。

2015年12月7日,乌镇互联网医院正式启动上线。不同于只提供单一医院的有限医生或“院际会诊”的传统“网络医院”,与仅仅在挂号上开通了互联网入口的传统医疗体系相比,乌镇互联网医院着实颠覆了原有的就医模式。依托互联网技术的连接功能,乌镇互联网医院打破了现实中的距离限制,以复诊为核心,在多项领域如在线诊疗、电子病历共享、电子处方等方面进行了全国首次尝试。

目前,乌镇互联网医院主要包括三大核心功能:精准预约,为医院输送对症患者。突破传统的按照名院、名医找专家的方式,采用病情优先、病种分诊的匹配原则,基于平台上的丰富医疗资源,根据疗效、态度等综合评分推荐对症的医生;在线复诊,足不出户看名医。针对慢性病、常见病等患者,乌镇互联网医院通过远程视频语音等技术实现了在线复诊、患者随访和慢病管理。让患者在家就能完成复诊、配药,不必四处奔波跑医院,有效地节约了患者的时间,降低了医疗费用;团队协作,助力“双下沉、两提升”。通过组建专家团队、开展团队医疗,把大医院的优质资源和大专家的能力下沉到基层,帮助基层医疗机构提升服务效率,帮助基层医生提升服务水平。据统计,开业运营的4个月里,乌镇互联网医院单日在线接诊量已突破1.8万人次,人数媲美三甲医院。

成功路径复制难发展路上瓶颈多

如今,乌镇互联网医院风头正劲,越来越多的传统医疗机构和互联网公司都开始摩拳擦掌,想要进入互联网医院的战局。不过,对于现有的互联网医院模式究竟能否长远发展,行业观点并非普遍乐观,主要可以归纳为以下五大发展瓶颈。

瓶颈一:政策红利辐射度

作为一项政府工程,乌镇互联网医院的发展离不开诸多政策支持。2015年12月10日,乌镇互联网医院开出成立以来首张“在线处方”,这次完整的诊疗行为即刻引发关注。那么,这样的电子处方究竟合法么?记者从乌镇互联网医院相关负责人处了解到,目前,该院作为一家独立的医疗机构,已经具备医疗服务资质,也已取得电子处方的开具资格。在线医生只要经过多点执业备案,均可开具合法的电子处方。凭借电子处方,患者可上门自提药品或配送药品。但是,与全国其他的互联网医院一样,在医保方面,即便是乌镇互联网医院,目前也只可以达到线下取药时的医保支付,在线门诊和线上问询产生的费用目前仍以自费为主。

瓶颈二:服务闭环构建能力

目前,作为以一级综合性医院为建立标准的乌镇互联网医院专科门类建设已较为齐全。为了形成线上线下的融合性服务,产品本身预约医生、挂号、支付的闭环更是一应俱全。除此之外,乌镇互联网医院也做了不少创新尝试。比如,在传统观念里,中医高度依赖医生的经验,但是乌镇互联网医院就颠覆了这一切。“望闻问切” 可以通过一套大数据的分析系统来实现。在手上缠上“号脉带”,把脸放到特定的机器里,不一会儿,脉象、脸色、舌苔的数据都自动生成,这份报告可以作为医生诊断的依据。

由此可见,互联网医院的大流量打破了现实医院中每日限号、限人的控制,可以为医院带来更多的患者用户。但是,医院能否为网络平台提供丰富的医生信息、挂号和其他门诊资源,打造与医疗服务对接“人与服务”闭环并不容易。而医院能否成立线下服务团队,为用户提供更好的就诊体验,实现线上线下的服务闭环也同样重要。

瓶颈三:盈利模式扩容

常见的互联网医院盈利模式主要有两点,一是医疗服务费分成,二是来自于药品,由于国药直接供应药品,其价格会低于公立医院,患者不仅能买到更便宜的药品,互联网医院也能从中获得一笔收入。比如,乌镇互联网医院上的医疗项目均是自主定价,诊疗费由医生自主定价。医院的技术支撑者和运营者微医集团与医生分成,由平台为医生缴纳个税。由此可见,相比于传统医院,互联网医院的盈利模式虽有创新但依旧乏善可陈。如何在不通过大规模去建立实体机构的前提下,盘活线上资源,在各方的利益分配上,互联网医院要走的路还很长。

瓶颈四:资源能级接轨

对于互联网医院来说,在多纬度战略合作、全面接入优质医疗资源方面的实力早已成为抢占市场最重要的“金字招牌”。为了尽快抢占资源,乌镇互联网医院此前就曾和上海、广州的一些医院在分级诊疗上进行合作,将医院定义为一个开放平台,各省份均可接入,进而跳过资源积累的门槛,利于各省份试水互联网医院。种得梧桐树,引来金凤凰。乌镇互联网医院上线近半年,与全国27个省份1900多家重点医院建立信息系统的深度连接,汇聚了22万名医生资源。凡是有执业资格证的医生都可以在互联网医院进行多点执业。而在药品方面,乌镇互联网医院和国药控股以及金象网进行了对接,作为医院实体药房的线上延伸为全国各地区的老百姓提供服务。医疗资源与平台的对接为其他互联网医院带来了启发。

瓶颈五:医疗纠纷管理

互联网医院少有实体医生,如何避免医疗纠纷?乌镇互联网医院是这样做的——据了解,在国家卫生计生委及食药监总局指导下,医院投入400多位工程师自主研发了互联网医院的远程诊疗系统、电子处方与在线医嘱系统、处方审核系统、电子病历系统和结算系统(含医保、商保、自费)等五大支持系统。开设7×24小时运作的医事服务中心和药事服务中心。前者负责医生服务、临床路径畅通和医患协调,后者负责电子处方审核,以及针对患者服药进行指导和服务。

此外,乌镇互联网医院目前还在使用一款远程医疗责任险——“行医无忧”,投保人可以是医生也可以是平台,保险期限为自提供服务之日起6个月,责任限额为每一责任事故保额50万元。相对于传统医责险,被保主体由医疗机构转变为医生个人,一旦出现事故纠纷,保险公司可介入处理,从而保障医生安心行医。

互联网医院,未来之路如何走?

上海市儿童医院院长于广军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乌镇互联网医院的上线有几个方面的意义:第一,它开创了一个多地医生共同利用互联网的平台,直接面向患者的模式;第二,它试图把药品、保险、支付纳入到它整个系统进行考虑,具有探索性;第三,它尝试了一个转诊的问题。乌镇互联网医院有它的转诊、咨询,是有分级诊疗的概念在里面的。

在肯定成绩的同时,也必须意识到,医院作为社会基础设施,没有政策支持恐难以为继。对比来看,互联网医院在当前情况下对政策的依赖更甚。可以说,作为“国家数字卫生”项目示范区,乌镇互联网医院获得了国家、浙江省的政策支持,为实现医疗数据的打通使用、试点电子病历的共享以及远程医疗、在线医保和电子处方的发展提供了政策保障。乌镇互联网医院的成功有其必然性。

面对如此多的瓶颈,有专家表示,鉴于体制壁垒和行业特殊性,移动医疗健康行业发展并非唯技术论,而是需要硬件、软件、通信以及服务的交叉融合,这需要市场与政府协作、法律与制度支撑、技术与人力资源配套,从而确立可持续的发展模式。上述发展瓶颈和壁垒如何进一步攻克,互联网分级诊疗平台怎样发挥实效,作为 “先行者”的乌镇互联网医院接下来应该如何借势得势,争取释放更多政策红利继续领跑,值得更多人思考和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