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存储器“3+1”版图初现,这是一场关乎眼光和魄力的押注

时间:2016-05-24 来源:中国电子报

更多 18

对于中国大陆来说,2016年可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存储器元年。武汉存储器基地项目启动,与联电合作的晋华集成电路项目落户福建泉州晋江市,还有明确要做存储器的合肥市和紫光。三个地方加一个企业牵头的“3+1”存储器版图已初现端倪。

此前,中国还未有任何一家企业在存储器主流市场中占据过一席之地。面对一个动辄上百亿元巨额投资、由寡头垄断的产业,让人不由得思考:这种多方并进、多点齐投的发展模式是不是合理?各方选择的路径显然都不是坦途,哪条才能最后走进存储器的明天?

新进入者,要创造不可能的可能

存储器是一个严格按照摩尔定律前进、追求低成本的规模经济产业,想做起来太难。在这个寡头割据的市场中,完全没有给新进入者留下太多发展的余地。在过去的年月里,能够听到的只有不断退出的失败悲歌。

中国台湾地区曾在2001年至2010年间以400亿美元的大手笔投资大幅挺进存储器市场,最多的时候能够占据存储器总市场份额的20%。但最终结果惨淡,市场并不欢迎这个新玩家,目前中国台湾存储器只剩下4%的市场份额。

这一次,决心晋身存储器玩家的是中国大陆。

从2014年《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推进纲要》特别指出要发展新兴存储等关键芯片产业,到工信部印发的贯彻落实《国务院关于积极推进“互联网+”行动的指导意见》行动计划(2015-2018年)中提出到2018年在海量存储系统领域取得重大突破,毫无疑问,面对常年“缺芯”的窘境,市场总额超过800亿美元、却几乎100%依赖进口的存储器已经上升到国家意志的高度,发展刻不容缓。

中科院微电子所研究员霍宗亮告诉记者,对新进入的中国玩家,想切入DRAM和NAND闪存领域存有一线可能。DRAM制程工艺已快遇到物理上的极限,更新换代越来越慢,技术难度越来越大,在这样的情况下,国外厂家有可能跟中国新进入者谈共同研发或技术转移,但利润很薄,前景堪忧。

他指出,闪存则开始走进3D NAND新兴技术,该技术可以向下延展到更多的技术节点,比如32层、48层、64层、96层……在设备成本差别不大的情况下,中国新进入者只要完成前期的技术开发,后续的进展有可能加速。

其实中国大陆早已成为国际存储器大厂争相投资的热土。

目前在中国做存储器的版图中还有原本就已布局西安的三星、扎根无锡的SK海力士和已确定将大连工厂从做逻辑IC转为做3D Xpoint存储器的英特尔等国际主流玩家。

据赛迪智库集成电路研究所所长霍雨涛判断,SK海力士无锡工厂的DRAM产能可以占其DRAM总产能的43%。三星西安工厂的NAND Flash产能接近其NAND Flash总产能的22%。

市场就在这里,需求就在这里。不仅仅只是国际厂商意识到了这一点,中国显然也并不缺乏勇于吃螃蟹的人。

标签 存储器市场 存储器“3+1”版图 DRAM存储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