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力尔特创始人首谈收购:高性能模拟舍我其谁

时间:2016-08-04 17:37:25 来源:EEFOCUS 有0人参与

更多

如果你问Bob Dobkin哪些模拟厂商是他欣赏的,答案十分简短“ADI”。这下你明白为啥他要把自己一手创立的凌力尔特卖给ADI了吧。

1981年,Bob Swanson,Bob Widlar和Bob Dobkin这三位Bob离开了当时的国家半导体一起创立了凌力尔特。

Widlar可以说是业界有史以来最伟大的IC设计者,这是Dobkin抱持的观点,虽然很多人会认为他和Widlar不分伯仲。

Dobkin设计了业内第一款三端可调电压稳压器,第一款双极低压差稳压器以及多款其他芯片,这些产品每款都创造了超过1亿美元的销售。

凌力尔特CEO Lothar Maier(左一)、联合创始人Bob Swanson(左二)和Bob Dobkin(右一)

创立之初凭着Widlar的声誉帮助他们拿到VC的投资让凌力尔特得以启动,但Widlar没呆太久,陷于初创企业的融资约束,寻求更多资源,占用了他很多设计的时间。加上Widlar出了名的破坏性性格最后他还是跟其他合伙人闹掰了。

凌力尔特生产的第一颗芯片LT1001精密运放现在还在销售。

“我们不像其他的半导体公司”,Dobkin表示,“我们的大多数型号都是独特的产品设计,因为我们既有电路设计、工艺设计也包括测试。这让我们能够生产出其他竞争对手无法实现的独一无二的性能。” Dobkin并不是芯片集成的信徒而是认为更好的搭建模块有时另有奇效。几乎每款产品每年都能产生50到100万的销售,且可持续10年,“我们可不希望每颗产品只卖3000万。”他提到。

每颗芯片都要有新的特殊的价值,“如果一款产品缺乏创新我们是不会做的”,Dobkin介绍,“我们从不研发市场上已有的产品,我们一定要做更好更有意思的东西。”

这种优越感同样可从Dobkin的联合创始人Bob Swanson身上看到,后者在过去35年一直负责运营凌力尔特。“每家公司都说他们是高性能模拟公司,简直是胡扯。”Swanson提到,“其他人跟我们都不能相提并论。”

“我们的利润空间在38%~44%,”Swanson表示,“我们最好的竞争对手即使最好的年景也做不到38%”。

“我们的利润比其他人高,不是因为我们成本更低,而是我们值得更高的价格。我们就喜欢提供独家的产品。”

当然,凌力尔特的客户可不喜欢只有一家供货的产品,但是有明显的优势、无瑕疵、无可挑剔的交付时间又让他们不能不考虑凌力尔特。

为保证4到6周的交付时间,凌力尔特拥有可容2亿个die的die库。

“我们达到的质量水平大多数美国公司连想都不敢想,只有日系和一家欧洲公司可以实现。”Swanson提到,“我们有最好的器件型号、最棒的交付,我们的库存也比业界其他厂商要快。”

保持团队阵容对公司非常重要,“我们的员工非常重要,”Dobkin介绍,“从创立开始员工就可以分享公司利润,我们信奉大家一起赚钱,很多人已经在公司15~20年了,他们常常成为猎头和竞争对手拉拢的目标,但他们没有离开,甚至初级工程师也不想离开。”

公司内有着很好的氛围。26岁的凌力尔特老将Bob Reay在这里很快就学会了要逐渐成长。在凌力尔特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当一个工程师开始第一个芯片设计的时候一定要抱持尊重之心,“第一个芯片设计可以说是工程师生涯最紧张的时刻,”Reay有感而发,“在一个工程师的电路进入第一个芯片设计的那一周,他的经理都不能跟工程师说话。”这一规定反映了凌力尔特对设计流程的尊重。


“数字里电路没有关系,数字就是数字,”Dobkin又说道,“模拟里电路就非常重要,了解你如何到达那里也是解决方案的一部分。”

Dobkin给想成为模拟设计师的毕业生的建议是,“学习现有电路,和一个有经验的模拟工程师一起工作,从同事那儿学习。如果你是个好的模拟工程师,你会不断想要做的更好。重要的不是只把工作量做够而是做到最好让你不必再返工。”而回报是,“好的模拟工程师从不愁找工作。”Dobkin如是说。

凌力尔特公司内也有一些颠覆性的特点,公司的文化对批评与自我批评很开放,而且每个人都可以插手别人的业务,表现出没有层级和非企业化的特征。

当被问到凌力尔特区别于竞争对手的特点时,Dobkin回答,“这跟我们运营公司的方式有关,工程团队通过和客户的交流决定我们生产什么产品,我们不是由市场部门来选择产品。”

“有时我们也会看到一些客户都没有想过的东西,”Dobkin继续说道,“客户并不知道他们需要,但我们知道这个新产品肯定是个好主意。我们为拥有很多伟大的芯片产品而自豪。我们为客户服务并力争做到最好。”

“我们很小心翼翼的让我们的客户满意,在这方面我们很强大。”Dobkin表示,“我们希望能跟客户保持一种私人关系。客户可以联系并和我们的设计工程师交流。我们产品的30%来自于凌力尔特的工程师和客户的互动。”

Dobkin也负责招聘。当被问到通常会招什么样的人,他回答,“我会问他们技术问题,会给他们电路去分析,一些电路可能只有两个晶体管。我要看的是两点:1. 答案;2. 他怎么解决问题。如果他们根本不知道该从哪儿入手,这样的人绝不会被雇佣。如果他们会为一个电路兴奋不已,这就是我要的人。”

“销售允许的时候我们会进行招聘,我们在校园招聘和员工成长方面一直运气不错。”Dobkin提到,“要成为一个好的模拟工程师要花很多年,通常要5到10年的时候他们才能开始自己独立的电路设计。”

35年来这是第一次,凌力尔特要换领导了。ADI能保持住该公司的文化和这种唯一性的产品供货商的特色吗?

事实上Dobkin对ADI的评价高于任何其他同行,也说明两家公司也许会很契合。

对Dobkin自己而言,“我的职场生涯一直在做自己喜欢的事。如果从凌力尔特退休,我希望去设计电路。我是个艺术家,我描画硅。”